江苏先锋网 > 知讯广场 > 域外视界

“西方向右”,静水流深
2018年04月03日 13:57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没有2016年特朗普胜选和英国脱欧两大“黑天鹅”的冲天之飞,度过了2017年春天让人提到嗓子眼的法国马克龙险胜勒庞的选战,人们大松一口气,以为欧美等西方国家右转浪潮的抛物线顶点已过,“右翼势力遍地开花的美梦已经破碎”,西方的“民粹主义已经退潮”。

  然而,2017年12月,奥地利右翼政党自由党进入内阁参与执政,一下子让人意识到:“西方向右”之潮不过是由惊涛骇浪转为静水流深,病非“腠理”,医治不易。

  民粹政党得位,民粹民众趋多

  虽然大选未能最后获胜,但欧洲不少民粹政党的地位、阵营、地盘,都取得了实质性进展。民众中民粹主义选民基数也有增大的迹象。这是土壤和“根据地”性质的扩张。静水流深,比浪花、比波涛更具稳固和持久性。

  比如说德国。默克尔虽大选获胜,但先期结果坐定:她要组阁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走,基民盟/基社盟、自民党和绿党联合组阁。而这个联合,可以说是难上加难。果然,默克尔与自民党、绿党三方的谈判,已于2017年11月19日破局。若自民党持续拒绝与保守派共治,那么,德国就可能成立少数政府或重新举行大选。德国的这个僵局,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

  其实,早在2016年3月,3个重要联邦州议会选举中,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就已“失守”2个,右翼政党在3个州议会中均获席位。2016年9月,在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议会选举中,默克尔的基民盟又败给右翼的选择党(又译选项党)。三党派谈判破裂危机将持续多久,后果如何,殊难预料。但其组阁危机的结果无论如何,都是右翼民粹主义的选择党最高兴的事情。

  新纳粹主义、白人至上

  2017年8月19日,德国首都柏林爆发了两场相互对抗的示威游行。新纳粹主义者居然堂而皇之地上街游行,同时还有差不多数量相同的民众,也举行了反新纳粹主义的示威。据CNN援引警方人士的话称,数百名新纳粹主义者在柏林街头举行示威游行,纪念纳粹党二号头目鲁道夫·赫斯去世30周年。赫斯曾经担任纳粹党的“副元首”一职,在二战后进行的纽伦堡审判中,赫斯以破坏和平罪和密谋罪被判处终身监禁。他于1987年在德国柏林施潘道监狱自杀身亡,是纽伦堡审判的22名被告中最后一名离世的。赫斯死后,成为德国新纳粹主义者的崇拜对象。

  如果说这只是少数极端分子的行为,那么2017年8月11日至13日,美国弗吉尼亚州的游行和骚乱,则是近年来美国规模最大的“白人至上主义”行动。11日晚开始,美国数以千计的白人种族主义者,在夏洛茨维尔市聚集游行。12日,反对者也组织集会,与这些白人种族主义者在街头对峙。当天上午,双方的对峙由口角相争升级为暴力斗殴。暴乱中“白人至上”主义者举着火炬游行,并高喊颇具纳粹色彩的“鲜血与国土”的口号,游行中还出现了多面纳粹旗帜。他们声称,白人正在丧失在美国的主体地位,呼吁白人联合起来对抗少数族裔。暴乱分子的诉求非常明确:白人至上。而在美国,无论是“白人至上”主义、新纳粹思潮还是反犹太人言论,传统上都认为是站在美国价值观对立面的。

  “涡轮民主主义”让政客难以自拔

  爱德华·勒特韦曾提出“涡轮资本主义”,指资本主义带来创新、效率、飞速前进的同时,也带来各种社会问题。这种社会就像快速涡轮发动机一样,每个人陷于其中却身不由己,几无调控条件等纠偏制衡手段,难以防止社会动荡。

  德国《明镜》周刊专栏作家亨里克·弥勒据此提出了“涡轮民主主义”,指西方政党、政客在近两年快速蔓延的民粹主义冲击中,在西式民主、票选代议制和网络社交媒体的牵制、裹挟中,已经身不由己,难以自拔,只能随波逐流,甚至主动靠近和助推右势。

  “涡轮民主主义”带来两大明显问题:一是不稳定性。传统政党所做之事——引导舆论、形成靠谱政见、培养政治精英——看似单调且具有限制性,但它们也创造了稳定和可靠。而所谓的民意,则会突然带来无规律转折的可能性增加,如英国脱欧公投。二是封堵。在涡轮民主主义环境下,非建设性信息比建设性信息更有用。与深思熟虑后的解决办法相比,尖锐刺耳之声和负面信息更容易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否定论可以很容易地令人头脑发热,并引起公共关注。阻碍政治项目和摧毁现有秩序因此变得非常容易。(解国记)

  • 附件: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江苏先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