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先锋网 > 知讯广场 > 人物春秋

冯玉祥就任西北边防督办
2017年11月21日 09:53  来源:《人民政协报》

  1925年1月4日,冯玉祥接受了段祺瑞执政府委任他的“西北边防督办”一职,前往张家口。

  在这里,冯玉祥将军在李大钊等中国共产党人的帮助下,对部队进行爱国爱民教育,并接受苏联援助,实现装备的现代化,逐渐将西北军打造成一支中国北方反帝反封建的主要军事力量。

  与李大钊交往密切 

  1925年1月13日,我作为机要秘书,随冯将军到了张家口。我先行一步,到了张家口城东的土尔沟,用12000块大洋,从一位皮货商手里为冯将军购买了一栋民房小院和周边的一大块土地。冯将军将此小院亲题为“冯记小图书馆”,以后改称“爱吾庐”,供接待中外宾客之用,冯将军命我负责管理这个“图书馆”,并在此接待、安排客人食宿。

  在我的印象里,李大钊同志就至少来过张家口4次。

  第一次是1925年2月,冯将军派毛以亨去北京同李大钊、徐谦会谈(李、徐二人的公开身份是代表中国国民党中央)。大约在两三天后,李、徐一同来张家口,就住在小图书馆内,并在此和冯玉祥将军会谈,主要是洽商苏联给予冯将军援助的有关问题。

  第二次大概是在1925年3月底,还是住在小图书馆,主要是与冯将军商量苏联援助的落实,以及国民党中央派遣组织工作与宣传工作人员到冯将军的部队开展工作的问题。

  当时,张家口的天气还非常冷,冯将军交代我们必须照顾好李大钊同志的饮食起居,有些事还交代得特别细致。例如,冯将军怕李大钊同志受寒,除交代我们必须生好取暖的火炉外,还关照我们在李大钊同志晚上办公写字时,在屋里增加一个炭火盆,但这个炭火盆必须在李大钊同志就寝前端走,以免他煤气中毒。还有,李大钊同志饮水比较多,当时,热水瓶还不普及,冯将军要求我们在他的房间里放个大号的包着由棉花和布做成保温层的“包壶”以供使用。

  李大钊同志第三次秘密来到张家口是在1925年4月10日,还是住在小图书馆。

  1925年10月底,李大钊第四次来到张家口,在张家口宝善街工人俱乐部内主持召开“西北农工兵代表大会”(由中共北方区执行委员会与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北方区执行委员会联合主办)。大会通过了《和冯玉祥的合作关系》等决议,肯定了冯将军在张家口的一切有利于北方革命发展的作为,并表示全力给予西北军支持。

  冯将军对既有学问又有品德的李大钊同志十分敬重,多次面请李大钊同志担任高级顾问,然而,李大钊同志因肩负着革命重任而没有接受冯将军的邀请,李大钊同志后来委派地下党员、京报记者邵飘萍先生任冯将军的高级顾问。

  对宣侠父委以重任 

  李大钊同志第二次来张家口后不久,宣侠父(经李大钊推荐的、以左派国民党党员身份)等多名中共党员来到张家口,到国民军中工作。当时,身为“西北边防督办”的冯玉祥,在认识和检讨了“北京政变”在政治上的失败之后,急切需要左派国民党人到西北军中去宣传孙中山先生的新三民主义,所以,宣侠父等同志一到张家口,就被冯将军迎进他的司令部,住进紧邻小图书馆的新村五号平房,并被委以重任,主管宣传工作。

  宣侠父当年26岁,不仅口才好,毛笔字也写得很漂亮;不仅善于吟诗、作赋、写文章,对打球、下象棋、围棋以及各类器械运动等也样样在行,再加上他对人热情诚恳,所以,很快就融入了西北军,冯将军很器重他。

  有一天,他指着建在新村中的“礼拜堂”对我说:“咱们给总司令(指冯将军)提个建议,让礼拜堂多发挥点儿作用怎么样?”原来,他打算学习苏联红军政治宣传工作的经验,在军队里成立俱乐部,作为政治工作的阵地。

  在俱乐部里,宣侠父经常给官佐们授课,深入浅出地讲授《三民主义》和《帝国主义侵华史》。俱乐部也经常请其他人来讲课,如徐谦讲《辛亥革命史》、刘骥讲《滦州起义》、邓哲熙讲《军法概述》、何其巩讲《苏联见闻》、简又文讲《社会发展史》等。这些讲座丰富了官佐们的政治、军事、历史等各方面的知识,普遍提高了西北军军官们的整体素质。

  宣侠父还不断从北京、上海、南京运来进步书籍,采购各种文体用品,组织各类比赛,丰富俱乐部的活动内容,整个新村大院的精神面貌也因此大有改观。冯将军曾在一次会上表扬说:“这样,咱们才像个新军的样子。”

  积极联络苏联 

  1925年春末,由于张作霖的奉军完全控制了华北地区的出海口,西北军购置军需用品的渠道完全被切断,冯将军遂与苏联达成协议,接受苏联经内陆提供的武器弹药。

  5月3日,以任江为团长的苏联顾问团在西北军中正式开展工作。苏联帮助西北军在张家口建立了兵工厂,除制造普通步兵轻重武器外,还能制造装甲列车等先进武器装备,并建立了军官教导团、陆军干部学校、交通教导团(培训电报、电话、汽车、装甲车、铁甲列车等专业人才),使西北军的战斗力和整体素质得到进一步提高。

  冯将军还接受李大钊等人的建议,招收“五卅惨案”后从全国各地涌向张家口的反帝爱国青年(主要是学生),让他们分别进入西北干部学校学习或到有关单位工作(其中包括了中共先后派来的刘志丹、高克林、安子文、方仲如等大批干部),为中国革命储备和培训了一大批宝贵的有生力量。冯将军还委托简又文等人在北京开设“今是学校”,收容“五卅惨案”后被各个教会学校开除的爱国进步学生,让他们能够继续读书。

  联合郭松龄 

  1925年10月,冯将军决定联合郭松龄,打倒把持段政权的奉系军阀张作霖。11月8日,冯将军密令鹿钟麟等率国民军退出北京,在南口一带备战。

  受进步势力拥护、欢迎的冯将军和他所率领的国民军(即西北军)被以张作霖、吴佩孚为代表的国内外反动势力仇恨和反对,(此时二人已在“讨赤”的名义下联合起来,矛头一致对冯)二者之间已势同水火,南口大战的爆发已是不可避免了。

  1925年12月24日,郭松龄倒奉失败被张作霖杀害,1926年1月1日,冯将军在张家口通电下野。

  郭松龄并无子嗣,但是他有—个外甥,名叫盛世才,当年还是一个学生,其生活及学习全靠郭松龄。郭松龄当年遇害后,盛世才生活无着,面临失学,曾写信向冯将军求助,冯将军慷慨解囊,一直供到他留学归来。后来,盛世才在新疆“发迹”后,曾专门给冯将军写信并捎来礼物。冯将军收到后,淡淡地说:“其实,我对盛世才并不了解,我只是太对郭松龄惋惜了。”

  • 附件: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江苏先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