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如何理解党的理论一脉相承的“脉”

时间:2016年07月04日 来源:光明日报

  道路决定命运,无论搞革命、搞建设、搞改革,道路问题都是最根本的问题。“人间正道是沧桑”,在迈向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漫漫征途中,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经过艰难曲折的探索,最终选择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是一条充满蓬勃生机和活力的光明之路。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只有走中国人民自己选择的道路,走适合中国国情的道路,最终才能走得通、走得好。

  1.如何理解“四个走出来”

  主持人: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七次集体学习时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条道路来之不易,它是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实践中走出来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多年的持续探索中走出来的,是在对近代以来170多年中华民族发展历程的深刻总结中走出来的,是在对中华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的传承中走出来的,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广泛的现实基础。如何理解总书记说的这“四个走出来”?

  辛向阳:这“四个走出来”,不仅强调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合理性,而且指出这条道路的探索经历了复杂艰难曲折的过程。第一个“走出来”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探索出的一条符合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正确道路。第二个“走出来”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对社会主义建设正反两方面历史经验的总结。历史和实践证明,不坚持社会主义,就没有一个稳定的中国;不坚持改革开放,就没有一个繁荣的中国。第三个“走出来”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从中国国情出发走出来的。在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发展历程中,正因为我们党深刻认识和准确把握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我们才能够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胜利,才能取得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第四个“走出来”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深深扎根中华大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这条道路提供了深厚的民族文化基础。总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顺应发展规律,吸收历史经验,立足基本国情,又植根传统文化,其历史合理性毋庸置疑。

  宋友文:理解这“四个走出来”,需要有一个宽广的视野,不仅要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放在我国发展的大历史中去考察,还要从世界发展的大历史中去看待。可以说,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仅是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要求,也顺应了世界文明发展的趋势。社会主义思想从提出到今天,整整走过了五百年,经历了从空想到科学、从理论到实践、从一国实践到多国发展的过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选择和成功实践,丰富和推动了世界社会主义思想的发展,对世界文明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具有重要的世界历史意义。

  2.如何理解“两个逻辑”

  主持人: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是根植于中国大地、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的科学社会主义,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如何理解总书记说的这“两个逻辑”?

  辛向阳:这两大逻辑之间的辩证统一关系应包含三层含义:首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始终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科学社会主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色”。其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中国国情的基础上,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转化为实践和制度的要求。例如,科学社会主义强调共产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推进全面从严治党,使管党治党真正从宽松软走向严紧硬,这是结合中国国情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转化为现实要求的具体表现。再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仅是对科学社会主义的遵循和运用,而且丰富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党的十八大以来提出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现了社会主义本质要求”,都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丰富和发展。

  宋友文: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逻辑,说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科学社会主义建立在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两大理论基石之上,揭示了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的客观规律。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说的是近代以来中国社会发展的必然历史进程,这一进程揭示了“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

  唐爱军:可以从三个层面去理解这两大逻辑的辩证统一:在哲学层面,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等哲学理论中国化,转化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等指导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路线;在政治经济学层面,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同改革开放新的实践结合起来,形成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许多重要理论成果,如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理论等;在狭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层面,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与中国实践有机结合起来,深入回答中国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如邓小平同志提出的“社会主义本质论”,就是对科学社会主义的重大发展,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