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声不吭中铸就大美
——记洪泽县邮政局老子山支局投递员唐真亚
2012年11月07日 13:01  来源:新华日报

  闻名的淮河,闻名的洪泽湖,两者的交汇处是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地方——老子山镇。不出名的老子山却出了个有名的人物——唐真亚。今年5月,这位“水上邮路”投递员光荣当选为党的十八大代表。

  这是记者第四次采访唐真亚了,他的脸被湖风吹得更黑了,腰身被船桨压得更弯了,他的水上邮路却越走越远。“到今天,唐真亚累计水陆路行程20万公里,相当于31条长江的长度;投递报刊61.6万份、信件2.2万多件,差错率为零。”淮安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金德海说。

  对于他的坚韧与坚守,连当初推荐他来干这一行的父亲也没想到。1999年,当了16年代课老师的唐真亚因为民办教师“一刀切”而下岗。父亲唐保忠说,镇邮政局缺个邮递员,你去试试吧。为此,唐保忠还花1500元请人打了一条新船。“三面环水的老子山是个渔业镇,9000多渔民散落在洪泽湖的70多个滩头上,送封信最近的滩头十几二十里,最远的七八十里。在唐真亚之前,镇邮政局已换了11位投递员,一年一换,都嫌这不是人干的活,跑了。让他去是想舒缓一下他下岗的落魄,没指望他能长干。”唐保忠告诉记者。

  谁都没料到,划着父亲新船去报到的唐真亚,在只有他一个人的邮政局里,一干就是13年。

  大湖无语,13年间一片沉寂的桨声默默兑现的是一只绿色邮包的诺言。许多初次采访唐真亚的记者,对于他话语中密集的象声词很不适应,像“风呼啦啦”、“咯吱摇着船”、“脚踩淤泥吱吱叫”之类。办公室只有一间屋,路上只见一片湖,近乎封闭的工作环境让他对哪怕一点点响声都异常敏感和兴奋。刚开始,他每年冬天都要被大湖上的风冻哭一两次。“不完全是冷,还有一个人面对一大片光秃秃的水顿生出来的那种无助。”每到这时他就逼自己“喊水”也就是唱歌,边哭边唱边划船,这成为他以后对抗寂寥的一大法宝。

  把一生交给喜怒无常的一片大湖,久了,唐真亚慢慢从最初的养家糊口变成了乐在其中。“有的渔民一年上不了一次岸,我的邮包就是他们整个的外面世界,我能真切地感受到我的出现给他们带来的发自心底的快乐。”正是这种在很多人看来有些不太真实的满足感,让他一路坚持了下来。

  把真写进生命,把爱融入平凡。这份坚守,让这条水上邮路与四川的马帮邮路、贵州的山区邮路、西藏的高原邮路等一起成为中国7大特色邮路之一。出名后的唐真亚当上了镇邮政局局长,不过仍是一个人,直到去年组织上才安排了个25岁的小伙子给他当帮手。一人转变成二人转,木船变成柴油机船,唐真亚仍然坚持下湖送信,而让小伙子坐办公室,“小年轻刚毕业,一来就干这种苦活怕把他吓跑了,得慢慢培养”。

  浪里来浪里去,出名前老婆闫玲担心他的身体,有时也免不了埋怨几句。尤其当她每个月只能给在南京上大学的儿子寄500元的生活费时,会忍不住在唐真亚面前发牢骚:“我们苦点就算了,让儿子也受苦,守着一个邮政局不如守一个鱼塘。”出名后唐真亚入了编,家庭条件改善了,淳朴的闫玲还是担心。面对丈夫南京、北京的到处开会、演讲,又是上新闻联播又是上焦点访谈,她忍不住对丈夫说:“老有领导来慰问你,记者来采访你,拍电影演员不行可以换人,你该不会哪天把我也换了吧?”唐真亚听了哈哈笑:“不会的不会的,我会像守大湖一样守着你的!”

  没有过高的物质欲望,简单的工作,简单的生活。熟悉唐真亚的人提起他都说:“这个人简单,干一行就干好一行。唐真亚当老师时16年带的都是毕业班,学生成绩在各乡镇名列前茅,要不是遇上‘一刀切’政策,他在教育上照样能干出名堂来。”他就像他成天面对的那片大湖,在不声不吭中铸就了水天之间的大美。


编辑:
复制本文链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