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先锋网 > 互动交流 > 党员心声

从“陋规”说起
2017年10月10日 10:07  来源:金湖县委组织部

  所谓“陋规”者,字面理解就是“丑陋的规矩”,即上不了台面的规则。今所谈“陋规”,并非一般意义上的陈规陋俗,而是一种官场中人人默许的规则,就是现代所说官场潜规则。在特定“人治”环境下,人掌握着权力,就会产生权力引发利益交换,历朝历代都有潜规则,经演变至清代,潜规则玩弄推向顶峰,俨然成为一个地下利益分配市场。 

  清代的“陋规”名目繁多,多到惊人,复杂的暂且不谈,从行政层次看,主要有“中央陋规”和“地方陋规”之分。中央“陋规”,自然是京城官场的,又分“放差陋规”和“坐京陋规”。“放差陋规”是指京官出京办事时由沿途或办事地点官员馈赠的盘费,雅称“钦差程仪”。每逢钦差大臣莅临本土,地方官为联络感情,无不趋迎馈送,因成潜规则。“坐京陋规”是地方官员以各种名目向中央政府官吏们进奉钱物的规矩,地方官向中央申报某些待审批的项目、待报销的经费、待核准的政务时,要奉送给主管部门的“部费”,夏天天热要送“冰敬”,冬天天冷要送“炭敬”,京官出京去地方任职,也得给其他京官送“别敬”,行辞行之礼,报提拔之恩。究其原因,京官地处京城天子脚下,而正当合法收入低,物价又贵,又没油水可捞。但对地方官员升迁、地方性事务、分拨银两却有话语权,地方官员边投其所好,边自然形成“陋规”。 

  再看地方,地方官遵守“中央陋规”花了银两,银两自然不能自掏腰包,于是就有配套的“地方陋规”。从州县到督抚各衙门,从盐政、漕运到河工、海关等各行业,官阶大小、职权范围不同,各有自己的陋规输入途径。州县官借公务之名向百姓征取各种费用,其中一部分又以“公务费”名义随税银、税粮奉送给上司。同京官一样,地方官也收受下属或有业务关系衙门官员的馈赠,名目多不胜数。自记载,上官入京或升调,各属官理应奉送“程仪”;下属初次谒见上官,应恭奉送“贽见仪”;上官家有喜、丧事,下属要送“贺仪”或“奠仪”;上官下来例行检查,下属要奉送“过山礼”“盘查规礼”“出结规礼”等;每逢元旦、端午、中秋等节和上司寿辰,下属还要向上司送“节寿礼”,名目之多,令人瞠目结舌。 

  繁多名目的陋规形成了一个贪污腐败的市场。清代张集馨的《道咸宦海见闻录》记载到,1845年道光年间,京官张集馨受朝廷任命,赴陕西任督粮道(相当于陕西粮食厅厅长),在当时算“肥缺”了,接到通知喜悦过后,就为“别敬”犯愁,他自己没钱,只能到处借债,凑了一万七千两白银几天就送完了。这还远远不够,到任后,地方、军队都得送,就连巡抚大人的接待费用都要他“报销”,当时巡抚就是大名鼎鼎的清官林则徐。  可见,“陋规”紧紧编织成了一张腐败的网,形成一种“圈子文化”,接受“陋规”才能在“圈子”里面生存,贪污腐败变成了一种政治生态问题。清政府殚精竭虑地制定监察法规、各种专项廉政措施,建立了一整套内外监察机关,却起不了作用。在这样生态下,“道德”再高尚的人,也不免要遵守“陋规”,反腐谈何说起。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说过:“做好各方面工作,必须有一个良好政治生态。政治生态污浊,从政环境就恶劣;政治生态清明,从政环境就优良。政治生态和自然生态一样,稍不注意,就很容易受到污染,一旦出现问题,再想恢复就要付出很大代价。”在中国,现今流行圈子文化。同学讲同学圈子,朋友讲朋友圈子,战友讲战友圈子,到了官场讲官场圈子,不遵守“圈子”文化的人,就被排挤在外面,进入“圈子”就必须遵守潜规则,他们不断结交“圈子”,寻找更大更好地“圈子”。官场“圈子”其实仅仅是权权交易、权钱交易的一种伪装,国人根深蒂固的“圈子文化”则是权权交易、权钱交易的遮羞布,是笼罩在政治生态的腐败雾霾。从“陋规”现象我们可以看出,反腐不仅仅是抓几个官员,整治政治生态刻不容缓,尤其是深层官场文化甚至是社会观念需要改变。(吴秋实) 

  • 附件: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江苏先锋网